大发时时

      文章来源:今日徐州    发布时间:2018年52月27日 92:00   【字号:       】

      大发时时

        上面的两件事,让我想起2010年在《自然》的一篇关于“31%剽窃”的文章引起的“地震”,让自己掉进学术抄袭大辩论的漩涡之中(当时,我在文章中介绍,《浙江大学学报(英文版)》从2008年10月到2010年9月收到的2233份稿件中,大约有692份被检测出有抄袭嫌疑,所占比率高达31%。文章标题原为“创新软件帮助中国编辑应对抄袭”,在发表前最后一刻被《自然》编辑修改为“中国某期刊检测出31%的投稿中有抄袭现象”)。女儿第一时间在越洋电话中安慰我:“妈妈您正在做一件正确的事!还记得9岁那年我刚到美国写第一篇report吗?”是啊,当时仅有一点粗浅英文看画书能力的她从图书馆煞有介事地借回来一大包关于林肯的书,为第一篇报告“为什么林肯当了总统”做参考资料。我帮她一起看书,并提议第一句直接抄书“林肯1809年2月生于美国的肯塔基州……”她一本正经地说,老师课堂上说了“直接抄书要打引号!”那一刻,我心里不由得感叹,何时我们的学校能从小教授孩子如何阅读和引用参考书?如是,不规范的引用或抄袭事件会不会少很多?我们的作者,无论是社会学背景、还是理工科出身,对这一类的问题会不会有更清晰的概念和操守呢?

        以往的宏观调控主要依托政策层面的操作,通过各种短期的逆向操作“对冲”周期性波动和供求总量失衡。如此的操作,一般无需牵动体制机制,往往在政策层面即可以完成。

      事实上,这张对比表存在不少错误。

      大发时时




      (责任编辑:大发时时)

      附件:53小时热点

    • 76345
    • 97995
    • 43663
    • 01670
    • 32178
    • 37844
    • 84350
    • 19077